一头抱抱熊

未成年,真的未成年

【盾铁】Number

Operation

 

Summary:

这是他入住的第三周。

是啊,所有事都很好,奇瑞塔人的留下的废墟很好,二十一世纪繁忙的交通也很好,团队活动吗,史无前例的好。

特别是你的队伍里有个人不睡觉。

 

 

0.

这是他入住的第三周。

Jarvis学会早上六点为他亮起房间,厨房里的食材补充也渐渐趋于常理,除了Clint会吃的芥末芝士夹心饼干,番茄柠檬咖喱酱,巧克力酸奶,或者是Tony突发奇想要吃的看不清楚国籍的料理。他习惯跑步直到天色完全亮起才会大厦,他也学会了怎么逃过门口的记者团体。

也习惯(他没有想要叹气)在吃下早餐之前,他的煎饼甚至都出锅了,他桌子上的复仇者卡片大声响起国歌,他很确定这是Tony为他特意设的,因为Clint的是广告歌,Natasha的是法国歌曲,Thor,Thor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复仇者卡片。

一个金红色的声音从楼上飞下来,这实在太早也太快了,对于一个晚上两点还在实验室的人,六点的起床时间太早了。

“别盯着你的煎饼了,你知道吧,一会儿你回来它还会在这里。”Tony的声音从复仇者卡里传来。

是的,可煎饼不会有刚刚烤完的那种味道,Steve没有叹气,美国队长不为这种事情抱怨。

他抓起他的盾,Jarvis替他打开大厦这层通往外侧的门。是啊,Tony不喜欢他的玻璃被撞坏,他声称这是他的恐惧症来源,Steve甚至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钢铁侠,报告情况。”他沉着地说道,让Tony接住他带他到任务地点。

“很显然,奇瑞塔的武器,被一些心思不良的人拿去,现在在皇后区制造混乱。”

Steve现在有点想叹气了,真正的那种,三个星期入住,他处理了四十起奇瑞塔武器的遗留问题。

“别对二十一世纪失望,队长,你知道,纽约的清洁工嘛,效率就是比反派慢一点,至少人家不缺这点时间统治世界。”

鹰眼和Natasha开着车来,很显然今天的情况不需要Bruce。

“真可惜。”Tony听到这个决定喟叹到。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Tony的盔甲一动不动。

“回复,Tony!现在!”Steve摇着他的盔甲,希望能得到回复,上帝啊这最好是个玩笑,因为如果是Steve真的不准备骂Tony一个字。

“对不起,队长,Sir现在心率过快,我启动842号协议暂时获得盔甲使用权。”

Steve松一口气,但也没轻松到哪里,他松开手,站在Tony面前等他。

“你看着像个雕塑一样。”Tony说道,盔甲灵活运动起来,他在Steve开口之前就把Steve提起来往大厦飞,好了,Steve如果想开口,灌进他嘴里的就是冷风。

“你不能逃避和我谈谈。”

“事实上我可以。”Tony端着咖啡杯,很显然这是他出现在公共楼层的唯一原因。

“今早是怎么回事,你的作息,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去评判,但是你昨晚两点睡觉,今早六点你就精神抖擞,这真的很不对劲,Tony。”Steve放下叉子,堵在Tony逃跑的路途上。

Tony无力地耸耸肩,显然对这件事有点预测。

“我很好,我的反应堆刚刚出了点问题,所以我愣了一会儿,现在,麻烦你走开,因为我很忙我有事。”Tony摆出标准梳理姿势,低头的时候恰好Steve能看见他的黑眼圈和眼袋。

“告诉我你一天睡几小时我就走开。”Steve,很显然,是个战略家。

“0!可以了吧!现在,别挡着我的道,Rogers。”Tony睁大眼睛看他,Steve沉默着让开了路。

好极了,他的团队生活。

 

 

2.

很显然,和TonyStark和好是他曾经接受过的最痛苦折磨的任务,不过也是曾经。

你只需要示好,当然了,无时无刻的示好,因为Tony是个疯子,他只要接收到有一点被拒绝的信号就会竖起浑身的刺。(“怎么,你第一天从报纸上认识我吗?”)

幸好Steve熬过了那段时间,Tony和他的关系显然从两方都不看好的友谊变成了,这可能还有点念头的友谊。

而Steve从不相信世界上有没法解决的问题。

“和我谈谈,每天,不管你睡了多久,告诉我,你可以不用告诉我为什么睡不着,只要和我谈谈就可以了。”Steve抱起手臂说。

“老家伙。”Tony嘀嘀咕咕最后还是同意了。

 

下午两点,Steve坐在客厅里,这是第一天,Tony在沙发那里鬼鬼祟祟地朝饭厅望,结果发现Steve就坐在另一边。

“你不睡午觉的吗?就算你不睡午觉,万一我要睡呢?”Tony佯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问道。

Steve的一只手臂在沙发上伸长,他看着Tony,好看的眉毛挑起,一脸“你是认真的?”的表情。

Tony撇嘴,坐在沙发靠背上。他眼睛四处乱转,希望复仇者卡片响,而显然反派们是睡午觉的。

“两个小时。”Tony最终投降。

显然这在Steve的预期中,但依旧让他担心。

“我发誓我没在床上搞发明,我也没胡思乱想,更没有画设计图,我只是,睡不着。”Tony在说最后一句话时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Steve站起来,捏了捏他的肩膀:“这可能会耗很长时间才能解决,也许当中你要放弃,但是我不会的,知道吗,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只是,别放弃你自己,好吗?”

Tony望向他的眼睛,突然很难说不。

 

4.

“这是这个星期最后一天。”Tony感叹地看着Steve手里卷起来的报纸,很显然他的主人并不想现在看。

“往常这个时候你只睡两个小时。”Steve语气平静,恰好是Tony不会厌烦的尺度。

“我还是有时候睡了超过六小时的。”Tony反驳。

“是的?一个星期只有两天的正常睡眠,我相信你的医生会为此感到高兴。”Steve轻笑着说,Tony坐在他身旁,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表示抱怨:“刻薄写在美国精神里吗?”

“失眠写在未来里吗?”Steve反问道。

“真是大家都不认识你对吧?SteveRogers,有人告诉我他会安慰你用拥抱勒死你知道你承认你好起来,可结果是他只会在这种时候装刻薄。”Tony装模作样地翘起腿抱怨,而显然Steve把这当真了脸色有点不好。

“不,Tony我不是…….”

“四个小时。”Tony不喜欢道歉,也不喜欢Steve向他道歉,所以他主动打断他。

Steve的表情亮起来,是纯真的喜悦和高兴,天呐,Tony感叹,他上辈子做了什么交了Steve这个朋友。

“那可真不错。”Steve嘴角上扬的弧度迷人,害得Tony也笑起来。

“你看到了,失眠没写在未来里。”Tony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来往工作间走。

 

 

0.

他们在作战,很显然的他们在作战,因为他耳边全都是炮弹炸响的声音

而为什么SteveRogers要问他问题?他袭击他让他闭嘴,然而斥力炮打到的是他旁边偷袭的外星人(承认吧Tony舍不得这么做)。

“你知道你跑不了的对吧?”

“跑不了什么?开董事会开到一半出来拯救世界,我想我到死的那天才能跑得了。”Tony回复到,语气假装得很熟练。

“Tony,你知道我不会做出任何评价,你只是需要告诉我。”Steve挥开朝他来的子弹,他从不让这种事影响自己作战,Tony真希望他能一次只做一件事。

“注意你右边。”Tony继续扯开话题。

 

当然了,Steve不问到答案不罢休,问到答案之后还要Tony给他道歉,不约出去吃饭,看美术展,进行一次真正叔叔与侄子的谈心,Steve就会一直保持“你不能这么放弃自己”的态度,就像你放弃的不是自己而是世界一样。

行吧行吧,Tony认输,“最近有什么美术展吗?”

“Steve怎么了?”Pepper问他,语气波澜不惊。

“为什么是Steve?我就不能提升我的艺术情操吗?”Tony在他的工作间里摆弄,下次能不能让Steve来工作间当作道歉,Steve曾经满怀喜爱地说过:“天呐,Tony,你的工作间,太卓越了。”

“没有艺术展,但是有个后现代艺术机器人展。明天晚上,我帮你订好票了。”Pepper完全忽视他刚刚的反驳。

“你是想让他恨我还是怎么的,你知道,即使那真的很艺术,任何牵扯到机器人和艺术一起的东西,在我的嘴里全都是狗屎,而Steve会高兴吗?你认为美国精神真的会高兴他喜欢的东西在另一个人眼里一文不值吗?”

“很显然,在你告诉我你俩到底发生了什么要这么经常出去约会之前,我会一直给你安排这种场合。”Pepper用她精明的“Stark先生秘书想要知道Stark先生秘密”语气说话,商人,完美商人。

“就是,你知道,我一直都睡不好,有一天他发现了,然后你知道要我向他报告,‘是的长官,我昨晚没睡觉’。”

“哦,Tony。”Pepper用肉麻的语气说,Tony抖了抖。

“我最喜欢的德国画家的画展今天还有两张票,玩的开心。”Pepper笑着说这话,Tony很明显觉得不对。

“你还没听完我为什么要约Steve出去,只是为了……..”电话那头传来忙音。

在Tony决定用“我只是为了道歉”淹没Pepper之前,Steve就出现在他的工作间门口。

“让他进来。”Tony捂着额头,彻夜无眠让他眼睛有点疲惫,真希望有天他的大脑也能这么疲惫。

“今晚有画展,Pepper硬塞给我的票,你不能让Pepper伤心。”

很显然Steve的目的并不在此,他疑惑地皱了皱眉。

“就,晚上再谈,好吗,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说这些。”Tony语气无力。

Steve盯着他看了好几秒,妥协一般的退了出去。

 

 

“我睡不着。”Tony手里端着,可乐,当然了,可乐,现在晚上八点,消化一杯咖啡能用上两个小时,对于一个时刻关心你睡眠质量的超级士兵来说,这完全不能接受。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保证我试得很努力了,我甚至有那么一个小时认为我是个该死的根号十,必须把自己开成整数才能睡着。”Tony悄悄瞥了Steve一眼,Steve没有在笑,他本意是想逗笑他,虽然Tony也觉得这没什么好笑的。

“我不是要求你要睡多久,Tony。”Steve斟酌了一会儿说道。

“我只是希望你能有个人分享,因为你老是看起来,太压抑了,就像你要偷偷毁了自己不让我们发现,所以你假装得很高兴一样。”Steve盯着面前的油画说。

“你不用感觉到压力,我不是在调整你的睡眠和作息,虽然我确实觉得你应该去找个咨询医师什么的。”

Steve转过头,眼神直直撞上Tony盯着他的眼睛:“我希望你能不要推开我,好吗?”

他们就那样相互凝视着,就像时间静止或者是倒流。

Tony先撤开视线:“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好吧。”

Steve微笑起来。

 

6.

下午两点,Clint在饭厅里吃饭,他刚刚结束潜行任务,Steve等在沙发上。

Tony拖拖沓沓地从楼上走下来。

Steve挑起眉头,Tony坏笑着走近沙发。

Clint端着饭盆站出桌子看他俩。

“六个小时,整整一个星期,Steve。”Tony伸出右手举在Steve面前,Steve高兴地和他击掌。

Tony大笑,看上去十足的孩子气。

“真恐怖。”Clint抱着饭盆感叹。“超级士兵的男朋友居然要坚持六个小时,铁罐是个真汉子。”

 

2.

他不能怪Steve,Tony重复了这句话三百遍。

他们刚刚执行完为期三天的任务,整个团队都被累垮了,Clint和Bruce现在还睡在昆舰里,而他们还能走出来的人已经没有把队友搬出飞机的想法,天哪,复仇者们就是有那么浓厚的队友情。

“两个小时。”他和Steve分别霸占了一头的沙发。

他不确定Steve有没有听见,当然了Steve不必要回复他。

他只是在找那么一点证据,很显然他的脑子有个疯狂的猜测,基于无数的事实依据以及一丁点(好吧比一丁点还多)的荷尔蒙。

好吧好吧,这个想法该被放进回收站了,他站起来,虚拟地揉个纸团丢在身后,自顾自的笑出声,脚步虚浮地越过Steve去了工作室。

 

 

Steve用短信约他去餐厅吃饭,这挺奇怪。

他到达餐厅,Steve对他笑,他刚刚洗完澡,水珠还残留在脖子上。

通常Tony熬过这个的方法是思考公式,然而他的大脑罢工,拒绝开动。

饭后甜点上来时Steve才走进正题。

“对不起Tony,我今天睡着了。”

好了,当然了,这就是Steve会做的事,Tony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Steve轻笑。

Tony觉得自己站在悬崖边上,只要Steve再轻轻推他那么一把。

“我能说什么,因为自己睡不好而责怪队友吗?”

“不,Tony,其实我想说这件事很久了,只是你一直看上去不愿意提。”Steve有点紧张地说道。

什么?Tony呆呆地望着他。

“你做噩梦,是吗?那是一部分你睡不着的原因。”Steve望着他,眼里真实的关切把他的一切防备击碎得彻底。

“我知道那是你的隐私,我无权干预。只是,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这样。”Steve低下头,他在悲伤吗?为了Tony的失眠,噩梦,毁掉自己之类的烂事悲伤?

就那么一点了,就算他数据错误也好做了这件事情是数不清楚的道歉和麻烦也好,他将会觉得这个错误很值得,非常非常值得。

Tony倾身,扯过Steve的领子,吻他。

Steve发出一声惊愕的叹息,然后他软化妥协,将手放在Tony的脖子旁。

当Tony放开他的时候,Steve脸上有浅浅的粉红色。

天呐这男人完美得彻底。

Steve在他唇间低吟:“我爱你。”然后主动吻上Tony的唇。

 

 

3.

Steve半夜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床铺还是温热的。

他抱起枕头跌跌撞撞地走向电梯,当然了,他是超级士兵,他当然可以一边闭着眼睛一边走近Tony的地下室。

“你怎么醒了?对不起,有个太好的点子,我不得不下来。”Tony在他进来时转头看他。

Steve睁开一条缝点点头:“没关系,我在这等你。”他的字粘在一起,Tony无奈地笑。

过了十分钟,或者是一小时,Tony坐在了Steve坐着的沙发上。

“你知道你不能睡着的对吧?我不穿盔甲没法扛你回卧室。”Tony好笑地梳着他的金发,Steve凑近他的手掌,将一小部分重量放在他身上。

Tony托起睡意惺忪的男人进了电梯,Steve环住他的腰,唇轻轻擦过他脖颈。

“你不用去吃安眠药,我知道Tony,如果你睡不着,像我说的,不用把它当成负担。你在看医师不是吗?”Steve的声音还沙哑着,Tony费力把他抬回卧室,当他们都陷入温暖的床铺之后,Steve用整个体温包裹他。

“万一不能好呢?”

“这不是疾病,我说过了,Tony,你不必为任何事吃药如果你不想。”Steve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

“老顽固。”Tony在他怀里笑着摇头。

 

+3.

Steve醒来的时候Tony还睡在他怀里,他低头亲吻Tony的脸颊,Tony迷迷糊糊地嘟囔几句睁眼看他。

“对不起吵醒你。”Steve轻声说,他微笑着。

晨光洒了进来。

Tony伸手点了不知道什么开关,他的床头出现个暗盒,当然了,Steve不该感到惊异的,Tony床有自动收缩的暗盒这件事。

Tony单手从里面拿出东西,另一只手抚摸着Steve的脸颊。

“愿意改个姓或是添个姓吗,Rogers先生?”

是戒指。

Steve笑着让Tony为他带上,然后他将Tony拥进怀里,他端详着手上的戒指,在Tony的耳边低喃:“我希望我们结婚时能多戴一对戒指。”

很显然,他那对藏在画本里的戒指送出的时机晚了点。

Tony愣了一下,随即说:“我很确信我们长两只手就是为了干这件事情的。”

他们一起大笑起来,震颤从彼此的胸口传来。

在晨光里,他们相拥。

 

END



评论(4)

热度(78)